1.基本情况
敦化市黄泥河市居民徐某某与敦化市青沟子镇道口村村民王某某签署《关于使用自足林地种苗的条约》,2001年12月1日签署。紫露山道口村的某某用于种植人参.2015年4月,青沟子镇道口村召开了一次村民会议,研究并决定撤销使用王的自立山并分发给村民的许可。稻口村,徐某某和妻子刘墨华尚未就自立山的承包费达成协议。由于对刘某华未能支付合同费不满意,他继续在独立的山上种植人参.2015年6月,被告人刘某某策动李某和黄某某佩戴和使用电锯与其他村民共享在刘某华道口村,人参苗及其相关出口被人为破坏,人为种植的人参田被人为破坏,导致刘某华种植的全部640米人参遭到破坏,部分附件被破坏。经鉴定,人参种子的总价值为人参种子,人参膜,人参桩,拱带等,人工成本超过36万元。
敦化市公安局于2017年6月9日将犯罪嫌疑人刘某某,李某和黄某某移交给敦化市检察院,以涉嫌故意毁坏财产为由提起公诉,敦化市检察院以罪名将其起诉。2017年11月29日,李某某,李某某和黄某某起诉敦化市人民法院,故意破坏财产罪。
在审判期间,辩护律师建议,该财产的价格属于Dunlua价格认证中心的“价格结论”,价格为2016年9月26日。但是,评级文件显示,定价人员是11月3日,2016年,只到犯罪现场检查人参种子,人参堆等物品,实际上是在现场检查之前下达了价格认证截止日期,这违反了定价程序,定价信不可接受。此外,被告人刘某某,李某某和黄某某只应负责销毁该国的那部分地区,而不是全部。
法院认定敦化市价格认证中心存在定价问题,不能将敦化市公安局的定价结论作为判决依据,敦化市公安局随后指示敦化市价格认证中心重新认证所涉物品的价格,对于是否可以委托原敦化市价格认证中心对所涉物品进行重新定价有不同的意见。
2.有争议的观点
(1)被告人刘XX,李XX和黄XX是否为共同犯罪
第一种观点认为,这三名被告不是共同犯罪,因为青沟子镇刀口村村民委员会召集了村民代表大会,研究该国被毁之前的法律,并决定使用王的修剪整齐的山,并将其重新分配给村民。分配范围已经确定,他有犯罪意图销毁分配给他的国家,因此,他仅应对自己销毁的部分负责。
第二种观点认为,这三名被告人是共同犯罪,因为犯罪是在被告人刘默的组织下实施的,所有村民都有宏观主观的犯罪意图,意图破坏案件所涉地点,并犯罪。破坏财产的犯罪行为,应由三名被告承担全部损害赔偿责任。
(2)可以要求原价格认证中心再次确认价格吗?有一种观点认为,不能要求原价格认证中心再次确认价格,这是因为敦化市价格认证中心已经发布了价格认证结论。由于程序上的问题,这不能作为决策的基础,中心的重新定价不能保证其客观性。
另一种观点是可以要求原价格认证中心再次确认价格,这是因为根据现行法规,只有在收到价格确认之日起60天内进行审核反对完成价格确认的行为新价格和审查期已到期在许多情况下,这导致无法有效处理价格这一事实。
3.案件负责人的意见这三名被告是否被认定为共同犯罪,决定了三名被告的责任范围,根据案件结果,最终采取第二种观点,三名被告是共同犯罪。《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的规定,普通犯罪是指有两个或两个以上有预谋的犯罪的人,该案发生在被告人刘万仁组织的策划下,组织者明显,而不是所有人。在被冒犯之后,这是偶然地一起实施的。
承办人认为,由于以下原因,可以重新进入原价格认证中心:
(1)根据2016年5月1日颁布的《司法鉴定程序通则》第32条,出于特殊原因,应委托客户对原司法鉴定机构以外的司法鉴定机构进行重新评估也可以做到这一点。但是,原始的司法认证机构指定了与原始的司法认证不同的司法认证人员。尽管定价行为不是司法评估,但它也是专业机构在专业知识使用下对专业问题进行专业识别的行为。由于司法评估是在特殊情况下进行的,因此可以指示原始司法评估机构进行司法评估重新评估,然后重新确定价格。可以通过调试原始价格中心来完成。
(2)如果提议机构反对完成价格决定行为,则应接受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价格认证中心于2016年4月15日发布的《价格确定行为守则》第44条第1款的规定。从价格确定完成之日起60天内确定价格,必须向上级价格确定机构提交审核。提交的审查不得超过两次。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于2018年9月15日发布并于2019年1月1日实施的《价格确定和审查办法》第4条,提案机构可以反对完成或审查申请人在收到交易或审查决定后的60天内提交审查,以在做出定价决定或审查决定的定价机构的更高一级的定价机构确定价格。确定截止日期只能在收到价格确定截止日期后的60天内提交审查。根据司法惯例,如果公安机关将案件移交给检察官办公室进行审查和起诉,并根据《行为守则》的规定,反对完成价格确定的审查期限已经到期。对于“确定价格”,价格确定机构必须遵守请求方的要求。您所在的行政区域接受各个级别的价格评估。这意味着该行政区域中的定价不能仅由该行政区域中的价格认证中心和其他行政区域中的价格认证中心来执行,并且如果无法得出定价结论被接受,将面临无法进行重新确定或复审的情况,并且由于这种原因无法识别某些情况,因此应允许原始价格认证中心再次执行价格确定,但合格的价格确定人员也应更换。
4.法院的判决及其有效状态
2018年3月3日,敦化市价格认证中心撤回了该结论,公安机关再次委托该结论,敦化市价格认证中心接受委托后,更换了两名价格官员.2018年4月19日,该项目为价值超过29万元。庭审过程中,三名被告与受害人达成和解协议,赔偿受害人人民币18万元,受害人了解三名被告。敦化市人民法院于2019年6月3日发布一审判决,被告人刘XX因故意毁坏财产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有期徒刑;被告人李某因故意毁坏财产被判处有期徒刑2年。。1999年,缓刑三年,被告黄某某犯故意毁坏财产罪,判处有期徒刑两年,有期徒刑三年。被告人李和黄均拒绝接受敦化市人民法院的一审判决,依法提起上诉。延边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于2019年8月19日作出终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