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莉和吴缇在一起寻找189房间。从外面看,酒店不大,只有两层楼,但是当谷莉穿过前台走进去时,他来到电梯里,发现电梯指示了房间的楼层.189房间是实际上在100楼。
电梯上来,门的形状像兔子的脸,停下来时,Swish的脸消失了,古丽和吴爬上电梯,Swish的脸又出现了,然后电梯飞了起来,谷莉和吴缇的头发飞了起来他们为抓住电梯的墙壁感到紧张和兴奋。
电梯很快就停了下来。当他们离开电梯时,他们前面的走廊看不到尽头,突然有声音说:“请提起钥匙。”
古力乖乖地举起了钥匙。
“ 189房间,请到右边。”
“好的谢谢。”谷莉不知道是谁在和她说话,但是还是礼貌地回答。
古力沿着走廊走去,每个房间的门都不一样,有些是竖立的耳朵形状,有些是下垂的耳朵形状,有些是黑色的耳塞,有些是黄色的耳塞,有些像眼睛一样小,有些就像肚子。伟大的古丽斯坦(Gulistan)看到它可以开门。
突然有声音说:“ 189房间在这里。”
古丽斯坦急忙停下来,看见一扇普通的门,没有任何颜色或形状,门上清楚地写着“ 189”。
“繁荣,繁荣,繁荣。”谷莉轻轻敲了敲门,等了一会儿,门开不了。
“繁荣繁荣繁荣。”谷莉试了一下,等了一会儿,门开不了。
“繁荣。”谷莉稍微增加了力量,但刚敲门后就推开了门,结果发现门是开锁的。
“你好。”谷莉谨慎地走进去,然后悄悄地问,没有得到答案。
顾莉进入房间,空间不大,安装非常简单,只有一张床和一个壁橱,柜子上有一个灯,灯下有相框,相框里有小雪与一个小的雪兔愉快地微笑的兔子。
古利斯丹回头道。许多切碎的胡萝卜散落在地板上,空气中弥漫着胡萝卜的气味。
“你是我父亲吗?”谷莉来到了大雪兔。年龄更大的雪兔甚至都没有看,只是切了胡萝卜,地板上还有几句话。
?你为什么在这?“顾莉进一步问。?你为什么不来找我?以前发生了什么事?”那只大雪兔没有回答,他仍在切胡萝卜,只剩下几片,像盛开的大麻。
?你叫什么名字?谷莉不停地问。
“塔克189。”年长的雪兔抬起头,困惑了,然后隐约地回答。古丽斯坦(Gulistan)看到他的眼睛就像两个浑水的池塘。
谷莉不知道这个名字的含义,但她知道她暂时可能无法提出任何要求。
“你要我带你回家吗?”谷莉问,但是年长的雪兔没有回答。
顾莉只是把旧雪兔的东西收拾好,然后吴缇帮助旧雪兔离开房间离开了旅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