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发烧诊所最早的值班医生之一。我们的肾脏病科共分三批,总共部署了89名医务人员参加前线战斗。我和我的同事竭尽所能治疗这种疾病,无论病情如何,以应付报酬和无所畏惧的生死。
“炎症性风暴”的发生是新的冠状肺炎患者从轻度到严重和严重转变的重要枢纽。持续的血液净化治疗可以有效地阻止“炎症性风暴”。我们及时成立了CRRT“肾脏护理团队”,并将最精锐的医护人员派往最危险的地方,以治疗最危重的患者。给我印象最深的是74岁的祖母胡,他派医疗队寻求帮助。当时,胡奶奶浑身发肿,体内的炎性细胞因子超过正常水平30倍以上,并发生了炎性风暴。在血液透析的同时,我们增加了血浆吸附治疗方法来吸附炎性细胞因子。仅仅一天后,胡奶奶才慢慢醒来。这是来之不易的成就,这对我们使用创新方法干预COVID-19治疗是一种肯定和鼓励!
在超过50天的战斗中,肾脏保护小组为每位重症患者制定了单独的治疗计划。我们是中国第一个提出使用血液净化疗法来治疗重症新发冠心病的患者,并将重症患者的死亡率降低20%!这一创新的疗法不仅在中国可以有效治疗COVID-19,而且我们竭尽全力与世界分享同济的经验,以帮助COVID-19患者在全球范围内恢复健康。
当“肾脏保护队”介入治疗新的冠状动脉肺炎时,武汉的急症和重症新发冠心病患者的治疗是“最近”的时间。最终战胜了新的冠心病。
每天我们推一百多磅的机器和数十磅的用品,我们必须穿过5个门才能到达病人的床边,我只是将设备推入病房,已经出汗很多,无法呼吸当我去第二扇门时。
在我服务期间,我遇到了一个非常开朗的王叔叔。他笑了,当他和我分享他刚出生的孙女的照片时,他说:“我以前去过医院,身体很好。会在两天后出院。Di,Huike必须帮助那个女孩,这个女孩会陪在我身边,我只是不哭。“但是我没想到那是我接受ECMO治疗的第三天。再次遇到王大叔,低氧血症症状持续。心肺损伤严重。
我们将现有的ECMO治疗方法扩展到包括血液净化治疗方法,经过24小时连续治疗并由6名护士传承后,王叔叔的炎症因子终于开始减少,他的血氧稳定,得以保存!经过五次血液净化治疗后,王大叔又能自发地呼吸,他握住我的手说:“谢谢!谢谢!我以为我永远无法回家。”
叔叔很快康复并从医院出院了,但我仍然要为自己的职位而战。与家庭中最小的孩子相比,遭受疾病折磨的患者需要我更多。我也很害怕,我害怕自己做得不够好,我怕我太慢了,怕我将不再能救人!
从宣誓就职成为医生的那一天起,我明白了“生活比泰山更重要”这一短语。
从我踏入同济医院大门的那一刻起,我的心就铭刻着“座右铭”的医院座右铭!
相同的心,相同的路径,相同的船。
帮助我,人民和世界。
这就是我们同济人的深情和执着!
资料来源: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同济医院
董磊左美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