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吹藤蔓,藤蔓移动。没有电,也没有电。成年人想点亮灯和刺穿暹罗,成年人想在打蚊子时点亮灯。”潮汕刘家范乐队低声唱歌。大约在童年的黑夜中,刘家范乐队的歌词中记录了这些有关老家回忆和老一代口碑的故事长达9年之久。
李思顺在潮州富阳镇的20年成长经历以及祖母从小讲起的故事就成了他的资料库。
李四顺也把奶奶讲故事的场景写进了这首歌。
歌曲“狗之歌”大约是他们年轻时的一个夜晚。他们用凳子去村庄的入口,并在点亮灯的同时与邻居聊天。童年时的记忆使李思顺长大了,离开家乡的人们随着大城市的浪潮而移动,各种信息技术设备驱使人们快速前进,不会有停电之夜出现。阻止人们并继续他们的旅行方式。
李思顺还大胆演唱了潮州歌剧《柴房会》的古典片段,这首歌是对他祖母家人的记忆。
这首歌的歌词是根据烟业的祖母一家的故事写的,当时日本人占领了潮州,为了绕过日本的军事壁垒,他们只能将香烟藏在自己的体内,并在烟火生意后回家。山的中间。日本防线。
文字“肖小弟来到阿玛的怀抱中/您这个。许这个记号。(文字翻译:弟弟来到祖母的穷人那里/告诉您有关荒凉的抗日时代/为人生和商业辩护。)
李四顺坚持在潮汕辞典中使用“从”代替“子”等“正号”。
“在这个特殊的战争时代,潮汕每个小人的故事和每一个当地谚语都是这片土地历史的一部分。”李四顺很高兴能捕捉到上一代人的记忆,潮汕人传下来的the语在文字中也有体现。潮州戏曲,汉江,古庙宇,拜神的民间传说等都包含在刘家范的文字中。。
李四顺还坚持用潮汕辞典中的“正号”写歌词,如用普通话用“宁”代替“冷”,用“吃”代替“吃”,“ wu”代替“黑”。目的是保持尽可能多。歌词试图传达的潮汕魅力。“这是一种具有极具地方特色的方言。一旦翻译成普通话,许多艺术观念就无法传达。”
李思顺并不担心听众看不懂歌词的含义。他认为旋律是一种“共同的语言”。当然,当人们感动一首小歌时,他们会探索这首歌中的故事甚至理解。整个乐队的背景。例如,如果您欣赏欧洲,美国,日本和韩国的歌曲,许多人不懂外语,但这不会影响他们想要表达的情感。
六甲迷乐队在编曲中加入了潮州歌剧的元素,将潮州歌剧的古典旋律和钢琴声加入到插曲中,并伴有歌剧乐器木鱼的短而明亮的马蹄声。
六甲迷乐队还试图将潮州歌剧的元素融入到编曲中,特别是在现场表演时,他们使用钢琴声将经典的潮州歌剧旋律添加到插曲中,并伴有歌剧短而明亮的马蹄声。乐器木鱼,让时尚的听众耳目一新。
写作/摄影:南都记者黄小银和实习生郭美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