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大元文
人们之所以害怕,是因为他们沉迷于某种东西,并且对小人的恐惧与小人同在,所以有一种状态,知道一天可以做多少事情,这样我们就可以回到最原始的状态。状态,知道需要做什么,知道一些经验是必要的,某些痛苦是必要的..那么我们知道有些人需要被排除在我们的生活之外,而某些事情需要通过管理和业务实践来解决。一个人每天只能做很少的事情,而现代人最大的恐惧就是对无效分组的恐惧。
因此,既然一个人选择了无所事事的生活,不要抱怨,因为这纯粹是生气,也就是说,懒惰的人必须坚持懒惰的义务,所以真正的懒惰的人也有道德状态。如果一个人与不懒惰无关,那么您会看到那个人并不懒惰,而懒惰只能被动地和故意地表明他们的天性不是那样的,这就是为什么我选择与之同住什么都没有,所以我保持生活的主人的状态来掩盖除了懒惰之外的所有事情,知道有用的东西,知道没用的东西。
需要用不同的方式来对待有用和无用的东西。现代人对社会互动的恐惧无非就是根本无法辨别人的真实本性,从而使生物转身。有道理的是,做事和做事情是不合理的,这样就不会再遭受痛苦了。努力工作的意思是清楚地看到并放手。如果您撇开与您无关的一切,那么您当然必须做所有自己的操作,例如老子的《陶德经》,这是一个根深蒂固的长期愿景。一切,包括友谊,都只能交给合适的人。